文章

郭俞平 | 癥狀的展演

原文出處:今藝術 ARTCO,JUL/ 2017, No. 298, P.160 


郭俞平在去年曾受邀至哥倫比亞參與十分具有中南美洲特色的「國際壁畫與公共藝術雙年展」,花費二週時間在當地完成一件壁畫作品,而後又因為結識的藝術家友人皆十分好客,趁此機會住到當地人家中,前後也到了好幾個不同地理特色的城市遊歷。心智敏銳的郭俞平在這趟旅程中,接觸到絕美的自然景觀、極端的氣候、繽紛的色彩、豐富的文化,以及與華人文化迥然不同的熱情奔放民族性,因而原本潛藏於她個人外表之下,受到論述性創作較為理性思維的約束,致使對於用色感,或是作品呈現的主題與手法等外放的疑慮,終得外界強而有力的召唤而打開釋放的途徑,隨之自由揮灑。  


在一段從首都波哥大往北行到沿海城市的長途夜行巴士上,郭俞平突然憶起小時對於外人肯定自己表現很好的認同渴望與偏執,為了獲得老師獎賞的蘋果圖案,故而得抹除人們原本就具有、但被認知為負面或是脆弱的情緒如嫉妒、悲傷,因而她在車上畫下了充滿蘋果的《滿分女孩》。此後也延續這個心緒,陸續畫出有著蘋果、圓圈和叉叉的系列之作。這一個對於生命經驗的考察,除了揭示,也見得了過往記憶的延宕以及對於自我的釋懷。  


除了集結數幅紙上與油畫畫,猶如一本寫下自我祕密的藝術筆記,場中還有幾件立體作品,如《給童年的送行辭》這一件接近三公尺高的裝置作品,郭俞平便以1960、1970年代製造的鐵櫃試圖追溯童年場景,如同她會在房間櫃子裡寫下許多帶有情緒性的文字、打叉的符號等,做為青少年壓抑情緒的抒發出口,鐵櫃既呼應了當時那個牽動情緒的物件,本身亦帶有歸檔安放各式記憶的意涵。藝術家認為昔日的積累對於她影響莫大,但她並非受限於過去,也早已成長茁壯到可接納今天之所以成為我的這些情感遺緒,所以她大力壓扁鐵,痛快地釋放這些糾葛不去的憂鬱書寫。  


該件作品並非單一之作,而是再次呈現郭俞平近年對於「家」的記憶直視,如同在她知名的《延遲與凹洞》一作中,訴說了她生於中興新村,於北上念書前一直與家人住在員工宿舍,生活在一種刻意參考英國郊區市鎮規畫而打造的住工合一行政特區、一種理想的現代生活方式保護當中,然而自精省以來,這一區無可避免地走向頹圮與消亡。外在環境洪流的無可抵抗與逆反,對於藝術家的家庭內部來說,他們並不擁有這個郭俞平從小長大的家屋,也無權繼續居住;最深沉的倚賴連結被應聲切斷,無法戀棧,故而郭俞平以切身經驗訴說的方式,呈現了不在正典紀錄之下的另一面台灣社會的歷史變貌。高子衿,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