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汪紹綱 虛構與現實的密合敘事

原文出處:今藝術 ARTCO, DEC / 2017, No. 303, P.131



藝術家張立人看完《三戰》的觀影感一句「那是古代的東西那現在呢?成為汪紹綱此次於谷公館個展「莫敵」所欲面對將過去《三戰》背後田調與歷史考究的部分處理得更加低限並著力聚焦於個人史的隱喻讓影像語言的辨識、厚度都增生些回歸到個人美學和品味、語言本身企圖讓影像自己流動


《三戰》以武學为主體提問民間習俗的生命延續如何在現代化的處境下自處與持續抵抗的對應物存在與否的探詢影像的畫外音是當敵人隨著時空更迭我們如何「從這個時空跳到下一個時空? 」過去的武術和戰爭革命有關如今的武學多為自身修練之用但仍需要在對練時存在欲克服的對象或是要如何化解攻擊的思考「『武的概念就是止戰」


此次展出作品《惡水淨土》企圖重現台南土溝村-即將失傳的獅陣名為「土溝龍虎陣」此陣式需要60多人並排列成八卦的意象在鄉村人口外流與陣頭失傳的條件下難以被再現。汪紹綱尋覓到過去龍虎陣的新聞影像情商當地教練讓村民重新學武陣,企圖「讓這隻獅子復活」。村民利用晚間在廟口觀看過去獅陣的影像並練習經由村民身體再現獅陣的行動他也詢問村莊目前最集體的隱憂為何多指向大雨廢水排放的惡臭。《惡水淨土》便將整個村莊與獅陣想像為一龐大的身體透過老武師的肌膚呼吸與村莊遶境的視野來談村民的惡夢被淨化的意象具有濃厚的身體詩性想像



新作《莫敵》則呈現洪拳傳人之一的武師之肖像式影像在他身上汪紹綱識別出一種屬於「武術面對現代化之後的轉化」。而由於拍攝對象具有不同的歷史與現實處境包括其日常現實、傳統武術宗師的形象,和過去擔任邵氏電影武行的影像片段皆成為武術在其身上被體現的方式。影像包括以臉前特寫裝置拍攝下武師打拳的表情特寫後是偷拍其觀看解說過往拍攝電影的片段、練武前準備身體的時刻以紀錄片的側拍方式拍下武師面對過去與現在武術處境的眼神和凝視。《三戰》是考究民間口耳相傳的故事,《莫敵》則選擇架空歷史背景處理成對於人的反照



《莫敵》仍沿用《三戰》所使用將影像並置的敘事汪紹綱解釋他所生產的影像並非為了去印證影像生產前的文本文本首先是開啟他對影像空間概念的想像但實際在處理影像時「現實通常會給我一巴掌,告訴我並非我所想像這樣的反差造就出一個空間是我一直追求的。因現實和虛構間並不是完全對立的而是密合在一起的。」影像對他而言是既現實又虛構這是其面對影像的立場也是作品常始終保有紀錄片的質感。因此當面對有層次的視覺和觀點時在考量這些不同層次的同步被看到他對於影像同步的設置是期望觀者能通往那樣的閱讀空間而非服膺於展覽的形式美學「我的影像更多的是談一種閱讀的過程。」張玉音-台北